赵庆亮:中国农机化完成或在2035年,智能化是方向但不宜大干快上!
浙江大液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

01.jpg

中国农业机械化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赵庆亮
2021年9月28日,2021第九届中国农机高端论坛在湖北钟祥召开,中国农业机械化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赵庆亮出席论坛,并作了题为《中国农机市场及技术发展趋势》的报告。
赵庆亮在报告中指出,我国农机化发展的起始年份应为2004年,而要达到国际发达国家完成机械化的水平大约在2035年前后,并提醒行业,智能化虽然是趋势,但行业不宜大干快上,需冷静思考和对待。
当前农机市场分析:低谷后的爬坡期
赵庆亮在报告中指出,从农机化和城镇化数据看可以看出,补贴推动和城镇化拉动,农机化水平和质量在不断提升。

02.png

农机补贴和农机化率以及城镇化发展历史走势
数据显示,从2004年开始,我国农机补贴逐年增加,从最初的几千万元到后来的两百多亿元;补贴范围也在不断加大,直接从事农业生产的所有人都可以享受几乎所有必要机具的补贴。
“城镇化率方面,2000年我们还不到40%,到2010年已经接近50%,而2020年最新数据显示,我国城镇化率已经达到63.89%。过去20年间,我国城镇化率保持了高速增长,有效拉动了农机化水平的提升。”赵庆亮在报告中如是说。

赵庆亮进一步指出,从总体历史数据看,中国农机行业正处于高速发展后低谷上行的爬坡期。

03.png

农机工业总产值和利润历史走势及预测
注:产值和利润都进行了当量调整处理,即年开始使用新的统计口径,产值利润相当于此前一半,我们利用增长率进行了回溯处理。
数据显示,从2004年开始,我国农机工业总产值和利润出现大幅度增长,平均增速超过两位数,一直到2014年被誉为农机行业的“黄金十年”。
“从2014年开始,我国农机行业开始进入深度调整期,特别是2016到2018这几年,农机行业产值和利润一度进入负增长,到2019年才算是企稳,有逐步回升态势。”赵庆亮说,“经过黄金十年的发展后,我国农业机械行业进入深度下行调整与转型升级并行时期。自2017年后,我国农业机械行业营业收入开始负增长,而到2020年上半年,在政策、结构调整等多重因素影响下,市场积极信号释放,行业营业收入与利润总额改变下滑态势。”

04.png

品类走势能看出结构调整成效
结合行业历史数据及当前农机行业发展实际情况,赵庆亮认为,预计2021年农机行业营收约2600亿元,增幅在3%左右。主要农机产品和主要企业将表现良好,但需注意现金流。
行业发展基本面判断:完成机械化至少要到2035年
赵庆亮指出,农机行业政策加持,但依然发展难题众多。

05.png

短期来看,补贴出台晚、资金不足,原材料价格持续高位、行业成本压力上升;产品价格处低位、效益指标出现下降;账款回收难、行业资金周转率低等仍是阻碍行业爬坡的大问题。长期看,我们的科研、农业生产模式等,还需要亟待改善。
同时,对于当前我国农机化发展的阶段,赵庆亮有自己独到的看法。

06.png

赵庆亮指出,国际发达国家完成农机化的时长基本都是30年左右,我国从2004年开始实施农机化促进法,农机购置补贴政策也于当年开始试点,宜把这一年当作中国农机化发展的开始年份,就像美国的1910年、法国和意大利的1930年。而中国要达到美国1940年和法国1955年、意大利1960年的水平,可能也要30年左右,即要到2035年前后。
“1959年我国促进农机化发展的政策不比现在少,为什么不把这一年看作中国农机化的起始年份呢?”赵庆亮认为,“虽然那一年提出了’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’,也提出到1980年实现机械化的目标,但结合农业劳动力占比、城镇化发展水平和速度以及过去十几年的发展路线,把2004年看作起始年份应更合理。”

07.png

此外,赵庆亮结合我国农机化发展的指标认为,目前,我国正处于农业机械化发展的成熟阶段的初期,也就是机械化向智能化过度的起步阶段。
“农业生产对全程和全面机械化所需的产品种类需求明显,对性能水平的要求也在逐步提升,高技术含量产品逐步得到施展空间。”赵庆亮进一步解释指出,“这里所说的成熟阶段,并不是和现在的欧美日韩相比,而是和他们农机化结束的年份相比。”
“当然,这个起始和结束年份,是由学术界或者行业专家们定义的,只是一个大致时间节点,并不是严格到这一年。”赵庆亮补充道。
智能化趋势与中国实际
习总书记在2013年考察山东时指出,“农业出路在现代化,农业现代化关键在科技进步。我们必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视和依靠农业科技进步,走内涵式发展道路。”“要给农业插上科技的翅膀。”

08.png

国内外无人驾驶拖拉机产品发展状况
确实,最近一段时期内,智能化发展很快。赵庆亮列举了世界前五的农机巨头发展历史以及最近的并购时指出,目前全球农机行业正在进入第三次并购热潮,以农机巨头收购科技公司为主,也就是大力发展智能化。
赵庆亮指出:“第一轮并购热潮主要在巨头形成期,到20世纪90年代后期基本结束。第二轮并购热潮是产业扩张期,农机巨头们要打造全面、全产业链农业生产提供解决方案。”

09.jpg

德国克拉斯收购的智能农机企业产品
尽管全球农机巨头都在不遗余力地发展智能化甚至无人化农机,但赵庆亮认为,智能化、信息化等虽然是方向,但还只是探索,在我国应用的路还很长。
韩俊在解读《关于促进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的意见》时指出,大国小农”是我国的基本国情。第三次农业普查数据显示,全国小农户数量占农业经营主体的98%以上,小农户从业人员占农业从业人员的90%,小农户经营耕地面积占总耕地面积的70%。
“我国农业生产基本情况依然面临诸多难题,信息化和智能化虽然有用武之地,但只是中国立体市场的原因决定了少量的应用,要大面积推广、大干快上,依然需要冷静思考。”赵庆亮在报告中如是说道。

10.png

我国主要作物种植面积(单位:万公顷)
赵庆亮认为,“在中国,推进全程全面、高质高效的机械化发展,仍将是今后很长一段时期的重点任务。”
最后,赵庆亮在总结时指出,农机人还是要相信技术制胜,做好技术和市场的对接。同时,他还指出,要关注农机使用场景的变化,如投资工具到生产资料的回归。另外,他还呼吁行业,要把合法经营摆在更重要的位置上,做好价值创造的角色。
“农机行业大有可为,农机人要胸怀大志。”赵庆亮以此作为报告结语和行业共勉,报告全文得到了参会人员的高度评价。
COPYRIGHT © 浙江大液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   浙ICP备18012663号-1  设计制作:飞速网络科技

浙公网安备 33108102000718号